您现在的位置:青神老乡网 >> 老乡文苑 >> 孙山后专辑

话说当年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

作者:孙山后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4日 点击数:

刚领到退休证,就有一些老年组织的文艺宣传队伍来约我参加,此刻,我脑海里又回想起了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年轻气盛的我们,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翻山越岭送文化到山村,为贫下中农演出的一幕又一幕动人故事。

  那时候,经济比较落后,受极左思潮的影响,精神生活匮乏,文化生活上只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滨等“八个样板戏”。我们从城里来到农村后,不甘枯燥,极力向(村)大队党支部和团支部提出要向别的(村)生产大队一样组建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丰富一下贫下中农的文化生活,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特别是公社、大队急于要通知广大社员群众的工作事项。大队没有经费支出,我们因陋就简,服装道具自己动手,根本就没有什么音响设备,晚上照明的煤油灯的煤油都是爱好者凑合的,一支竹笛、一把二胡、几支口琴就是最初的主要乐器了,宣传队的组成人员全都是来自各生产队的乡知青和回乡知青,还有少许的业余爱好者都是不脱产,外出误工没有任何报酬。

  我们那时的文艺宣传队,青年们不计个人得失,不辞艰难困苦,白天忙生产,晚上只要不是大雨滂沱,大家都要披星戴月,翻山越岭,绕过沟渠,可以说是风雨无阻,无论是下乡或回乡的青年男女,还是成都、自贡、本县城的一见了面,格外亲热,始终是热情洋溢。排练节目非常认真,通常是成都下来老知青当老师同,教唱歌、编舞蹈,吹竹笛、拉二胡。就这样,不分白天与黑夜,不管天晴还是下雨,无论是人多还是人少,只要有组织安排,我们就上刀山下火海,队员们也在所不惜。当时演出大都在原来的桐子坟村小学的院坝内的露天土戏台上,观众也纷至沓来,少有几十上百,多有千把号人,都往前挤着看,一群人挤来挤去,形成波浪。

  刚起步时,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吴正文亲自组织带领,后来是村团支部书记李秀兰负责、我们生产队的回乡知青董明慧团支委、团小组长吴正佳是我的入团介绍人起初他还积极参与,可除了李秀兰外他们又属于五音不全范畴内的人,后来还是我们一些能识得123456ī简谱的爱好者坚持不懈地扛了起来,当时宣传队的表演内容和形式也通俗易懂,群众特别喜欢看的就《老俩口学毛选》、《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大寨红花遍地开》、《洗衣歌》等,在现在我们的“知青春晚”上都仍然深受欢迎,更是六十岁上下的朋友们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回锅肉”。

 

回想当年,我们大家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无论三九严寒还是盛夏酷暑,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集中村小校院墙内排练节目。究其原因,一是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二是没有别的事可做,要宣泄过剩的精力。
      我是在娘肚子里就吃起粉笔灰的人,有些遗传基因,算是文艺活跃分子,比我们大几岁的成都知青一个姓罗,叫什么记不起了,一女生叫林辉兰,没过多久他们就先后返回成都了。还有就是我们本县城比我高两个年级的女生易咏萍,四五零一厂的王秀阳、沈新智、王素芬等等,时间长了,还有些知哥、知妹已经记不起名字来了。大家七手八脚、分工协作。面对一群五音不全的“乐盲”和手脚硬撑的“舞盲”,小老师们“诲人不倦”,从简谱七个音教唱起,从不甩同边手踩十字步领跳起。有时一节旋律要纠正八遍、十遍才唱得稍准一点,一个左右甩手起跳的舞步要领着跳跃半小时才稍整齐点,教的练的都声嘶力竭、汗爬水流了还意犹未尽。
     听闻我们西龙公社八大队的优秀文艺人才多,成都知青李忠强可了不起了,乐器吹拉弹唱。节目编排,教会了不少的本地知青和回乡知青唱歌跳舞。特别是他们自编自演的表演唱《四大嫂上夜校》 。结合本地实际创新。为了提高我们的演出质量,我们多次上门取经学习,通过比较,我切实感受到艺术素养及基本功实在是差距甚远,但总还是有所感悟,那时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逗哏”和“捧哏”也不清楚相声要“抖包袱”,胆大妄为的我也敢结合本地农村实际,学着改写马季先生的一些相声段子,写好了本子,经人介绍我又找到下乡插队在我们大队三生产队的四五零一信箱厂的知青张贵仁(他也会说‘川谱’)一同说相声。填补当时宣传队只是单一歌舞节目,没有语言类的空白,而且还深受观众欢迎。 那时的文艺节目编演,不,而是那段激情燃烧的蹉跎岁月一直冲击和启迪着我,以致我后来从事的文艺节目创作或是在困难的时分都要回味寻觅当年苦中作乐,自编自演开心快活的日子。

那时大家对排演舞蹈、表演唱之类费时费工的短小节目不感冒,还想要来点“贪大求洋”的东西,于是学起了歌剧《白毛女》、革命现代样板戏《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一些硬骨头。多数人的文化程度不高,甚至于还有一些文盲,不要说普通话,川普,本地方言都扯不清楚,更谈不上声情并茂地表演了。很多人记性不行,上了台更慌神,全靠幕后提词。但是,我们还是很想演出一些突出男女主角的对手戏。成都知青们说不好整。我们一请教李忠强老师,他讲:确实不好整!男女对手戏通常是又期盼又不好意思,心里渴望与美女俊男演感情戏但口头上还不断地推诿。我们在学校时曾排练,《白毛女》有一场喜儿和大春在山洞里相遇的戏,由似曾相识到相识,要求男女演员在演唱到曲终时相互扑向对方,扶着手臂相拥在一起。演喜儿的女生对“男女授受不亲”有本能的认同,每次唱着唱着,刚要迈步,就“哧哧”一笑,羞涩地抱着头蹲下去。无论怎样劝慰诱导,无论大家怎样发誓保证不笑话她,无论团支部书记怎样扣政治帽子吓唬,都无济于事。后来吓唬她,不听话就换人,她才不服气地勉强就范。当第一次扑过去,刚和大春拥上,就马上挣脱,逃到一旁,笑着笑着就哭起来……。这样就打消了排男女主角的对手戏的念头,开起了在歌舞和相声中加上唱样板戏的思路。读中学时我曾在学校多次演唱《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滨》等现代京戏片段……。虽然,读书时偏爱唱高腔,把嗓子扯成沙声了,但我吼起大花脸来还能马马虎虎。至今到音乐茶座唱歌,晓得我爱好的同伴们都要给我点上诸如,《大吊车真历害》、《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等京剧片段,让我发挥一番。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表演技巧有了长足进步,我们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也有了一定的声望,节假日除了在本大队演出,还不时到兄弟大队去表演、参加西公社的节目汇演,把歌声和欢乐洒向山山水水。
      那时的狂热在现在看来,确实是不可思议,但那时的我们就是那样的单纯那样的质朴,真情实感自然流露。因为,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时代,人们的精神像一堆干柴,被一把火点燃并熊熊燃烧起来,因而忘记了日子的清贫和烦恼,心里只有一个念想:燃烧我们的激情,让我们的青春绽放,通过喜闻乐见文艺节目表演形式来宣传好毛泽东思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