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 代理安心
您现在的位置:青神老乡网 >> 老乡文苑 >> 孙山后专辑

父亲和我难忘的一九七八年高考

作者:孙山后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2日 点击数:

1977年,我们党和国家步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这一年恢复了中断11年的全国统一高考,当时我的父亲李季溶正在青神县大、中专招生办公室工作,母亲在青神县瑞峰中学任教。当传来恢复高考的消息后,父母亲和同事们激动极了。教学热情高涨,事业心,责任感猛增,积极指导学生也包括我们兄妹复习迎考。因为已经有10多年没有送学生参加高考,都想让更多优秀的学生以及自己的子女考入大学。那段时间,白天到学校的补习班上课,晚上在家里温故而知新,完全进入了临阵一搏的冲刺阶段。

知子莫如父,父亲深知我们的学习情况,知识面的深浅,他和大多数家长一样抱着一颗平常心,对我们说,现在是临时抱佛脚,闯一闯也好,积累一些知识,充实充实,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能上则上,考不上也就另谋出路嘛! “条条大路通罗马”、“一颗红心两手打算”。因此,我们对高考的态度是不奢望,也不放弃,努力一把,拼搏一回,争取挤上这通往光明的“独木桥”。

上大学也曾是我儿时的梦想。可因种种原因我从一九七四年初中毕业就下乡插队到本县西龙公社七大队第五生产队,但我下乡不久又幸运地到村小校代课,更有幸的是受到当时村小校负责的胡树清老师勤奋努力自学的启迪,我也拿起书本自学了,数学底子薄,没有办法,但政治、语文历史、地理我还是有兴趣的。我也不愿老背着“前人教书匠,后人愚骨棒”骂名。回想1977年冬季恢复高考、中考时,按规定初中毕业生只能考中专,中专不考史地,却要考我的短板物理、化学,结果数、理、化成绩让我目瞪口呆了,好没脸面。1978年政策放宽了,自学成才的、初、高中生都可以报考大专院校了,我想用文、史、地去更改一下数、理、化带给我的无奈,抓着这个机会,冲击一下,于是积极备考。

    准备高考的同时,我想到了我那身为考务工作人员的父亲可能会给我一些帮助和指点。我的父亲早年曾在眉师校函授部任教,调回青神县后先后在当时的县文教科下属教师进修校、教研室工作,“文革”期间下放科室人员在瑞峰的德云寺林场即青神县“104”干校劳动两年,1971年又调到瑞峰中、小学工作,因国家恢复高考,先前从事过考务工作的阿爸又奉令从学校抽调回到已经离别九年多的县城教育部门,在青神县大、中专招生办公室工作至退休……

由于父亲从事务工作,我也莫明其妙地感觉到有几分神秘和幸运,首先是不少人来家里咨询了解招考动向,也有一些人还来探讨猜测考题可能是些什么类型等等……。

那时我们兄妹既自豪又压力山大,按说父亲在从事高考考务子女不该名落孙山,可偏偏事与愿违,我们也埋怨过身为人民教师的父母总是帮助别人辅导高考,忽略了辅导自己的子女。父亲总是微微一笑说:“要打好基础才能谈有所成就,先要脚踏实地补好丢失了基础课程,辅导才能有的放矢地冲击。”然后,习惯性地苦笑着去做他的事情了。就这样他总是忙忙碌碌地早出晚归编排着考场、考号等等,那时候,我们像青神县这样的小县还没有打字机,更没有电子计算机,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全靠一笔一划地用铁笔刻钢板,用蜡纸印油墨,全套工序一律手工编排,最高标准是万无一失,最低标准也是万无一失,面对如此高标准的考务工作,从小处着手,不放过任何细节,像“面对刀锋”一样,小心翼翼、谨小慎微。临近中考和高考了,父亲强调说,近段期间,不能打扰他,考务工作事关成千上万个考生的切身利益,不允许出现一点错乱,家里吃饭也不用等他,甚至于有好多天回不了家。原来,当时年过半百的父亲不仅抱病操劳伏案编排考生考场、坐号,还同公安干警一道转折到成都、乐山等上级招生办领取试卷等考务资料,回到县上还要白黑昼夜轮班值守最高国家机密的考题试卷,确保不出一点问题。后来父亲的招办工作生涯中,他和他的同事们历尽艰辛,从报考编程到手工汇总,准考证的发放,试卷领发,不重不漏不错,归档立卷,诸如此类做到万无一矢。

在县招生办公室,父亲虽然不是领导也不是党员,但他自觉坚守着较强的原则性,“招生考务工作不徇私情,高度保密,严明纪律,严守程序”是他的口头禅,他和他的同事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经常帮助提醒参加考试的带队老师、监考人员,严格按监考守则上的要求工作,甚至还因此一些灵活性较强的同事争得面红耳赤,得罪了人家。

再说首次走进1978年高考考场的我,历经了两天的考场争战,虽然比考中专似乎要有信心点,答题也要多些,快些,但同样也意识到了困难和尴尬。我是初中七四级毕业生,没学过高中数学,一拿到数学试卷.全然是一片空白,但我却一直期待着我那一知半解文、史、地和政治答题能带给我更大的惊喜……。

过了一些日子,高考成绩返回县上,我们兄妹和邻家的兄妹天天在等待父亲带回成绩通知来。一天晚上,九点过父亲回来了,掏出几张高考成绩通知分别给了我们。“哦,我还差二十分才上线!”其他弟妹手持各不相同成绩单,这次我们两家无一人上榜,大家空等了一场,如释重负了。我的内心却被莫名的不舍和留恋隐隐弥漫着……。

其实,那年的高考不仅是对我们这些十几、一二十岁的少男、女们,同样也是对年过半百的父亲和他的同事们的检验和历练。我巩固了通过复习掌握的一些知识,懂得了“学然后知不足”。更重要的是受到了教益和启迪。父亲和他的同事们含辛茹苦的工作,确保了高考万无一失,受到了领导的肯定和考生及其家长们的称赞。

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高考结束了,憧憬着人生最纯美的乐章也就翻篇了。但我铭记着了父亲的话“复习了总比不复习好,又增长了不少的知识,只要你坚持,就一定会有收获。以后学习高考的机会还多,电大、职大、函大还要招生、成人自考也将广开门路,希望还在,明天更好”。我深信:是花总是要开的。那年的高考让我体验了考场的苦乐,从而坚定了我努力自学的信心和勇气。

 

 

 

作者通讯处:四川省青神县政协  李立无(笔名:孙山后)

 

电话号码:13378366739  QQ617416035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